服務熱線:020-38863999

新聞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培訓園地
培訓園地

圍標的來龍去脈

瀏覽2040次   更新日期:2008年5月12日 大字 小字
分享至:

圍標的來龍去脈

 

 
   

    核心提示:圍標是招投標活動過程中隱蔽性、欺騙性和危害性較強的一種現象,是在利益驅動下,投標單位,甚至投標單位和招標單位之間結成的一種利益聯盟。這種現象在建筑市場中表現得尤為突出,主要表現在投標單位部分聯盟或全部聯盟,抬高報價,使招標單位利益受損而不易查證。性質惡劣的是招標單位與投標單位達成權錢交易,通過資格預審默許并精心安排,使圍標現象成為可能。 
    何謂圍標 
    所謂圍標,是指在某項建設工程的招投標過程中同一投標人掛靠幾個施工企業或多個施工企業約定輪流“坐莊”,并做出多份不同或雷同的投標書,以各施工企業的名義進行投標,承攬工程項目的行為。在特殊情況下,比如在政府投資項目中,招標人、評標專家往往被引誘成為“圍標集體”中的一員,甚至發展到投標監督人。圍標分不完全圍標與完全圍標兩種。不完全圍標即同一個投標者以兩個以上不同施工企業的名義投標同一工程項目,但同時也存在兩個以上真正競標者。而完全圍標,即對同一個標的,表面上是多個不問施工企業參加投標,實則只有一個真正的投標人,該工程不管評標結果如何,最后真正中標者為同一個承包商。圍標往往與建設工程施工任務的掛靠行為聯系在一起,在建筑企業改制初期,產權關系比較混亂,掛靠現象更加嚴重。 
    圍標的過程 
    通常情況下圍標人根據網上招標公告,有選擇地確定投標的項目。然后圍標人就去尋找陪標人,圍標人與陪標人達成合作協議。陪標人會在圍標人的授意下以一般投標人的身份編制投標文件并和圍標人共同參與招標人組織的招標,共同制定投標策略。最終以合理、合法的程序中標。圍標成功后,圍標人給予陪標人全部投標費用補償以及一定的合作報酬。 
    圍標的性質 
    圍標的實質,是特定的投標人“利誘”或“脅迫”其他投標人共同對招標人擬建項目進行“攻圍”,通過非法奪標,最終“中標”人給付其他圍標人一定酬金。 
    圍標的行為方式:其一,利誘、脅迫他人放棄競標或按其同意的條件競標;其二,與其他投標人串通一氣,共同以故意抬高或壓低標價的方法圍標;其三,掛靠多家施工企業,名為多家投標,實則是一家。 
    圍標行為的特點,主要有以下幾點: 
    首先,圍標行為的隱蔽性,即表面上各個投標主體是不同的施工企業和項目經理,各份投標書的內容和形式也不同,但真正的投標者只是幕后的操縱者,評標時,評標委員會很難掌握確切的證據,確認圍標的存在。如泰州市某高校行政辦公樓圍標案,歷時三年多才審結,據當事人事后透露,每次參加投標,幾家公司都由一家輪到“坐莊”的公司作牽頭單位,此次投標“莊家”的失誤就在于做的投標文件雷同的地方太多,也沒有想到會做筆跡鑒定,要不然,沒有證據,無從查起。 
    其次,圍標行為的欺騙是顯而易見的,這種行為欺騙了業主、評標委員會,浪費了評標專家們的勞動。
    再次,圍標行為的危害性表現在,其行為違反了《招投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以及《刑法》,與建設工程招投標的“公平、公正、擇優”原則相違背,擾亂了建筑市場的程序。 
    圍標的風險 
    圍標是一違法行為,在圍標過程中或圍標后存在被懲處的風險,圍標活動全過程伴隨有罰款風險或被驅逐出公路市場的風險。 
    圍標本身是一個多方參與合作的過程,每一方都會依照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原則行事,參與圍標的企業各方之間的合作是極不穩定的,圍標過程存在一定的合作背叛風險。  
    圍標不中標的風險。一是出現多家投標人圍標,導致不中標。二是出現實力較強的投標人導致不中標。三是圍標行為被發現導致不中標。 
    圍標預期收益 
    工程利潤的大小與圍標的預期收入成正比,利潤的大小是產生圍標的關鍵因素。利潤越可觀,圍標行為越激烈;懲罰力度的大小同樣影響著圍標的發生,當懲罰損失超過圍標預期收益所能承擔的最高限制時,圍標人會選擇退出圍標;當圍標不被查處的概率很大時,圍標的欲望很強烈;參與圍標的人數與總投標人數的比例越高,越易中標,特別當所有投標人均成為圍標集團成員時,圍標人中標的概率等于1,則一切的評標程序、規則、內容均告失效,招標流于形式;不管是圍標人數的增加,還是權錢交易費用的提高,圍標費用的投入均加大,從而導致圍標預期收益下降,圍標發生概率下降。 
    圍標行為的博弈 
    目前,建筑市場實行企業資質和個人執業資格雙重準入制度,由于傳統的影響,在工程投標資格預審和評標中,往往注重企業資質,而忽視個人執業資格。同時,民營施工企業整體勢力較弱,國有施工企業改制尚在進行中,現代企業制度尚未健全,企業產權不清。一些沒有資質或資質較低的企業或個人,為了提高中標率,設法掛靠多家資質較高的施工企業,由于法律法規不健全,已在改制中的國有施工企業因個人或小集團的利益,也樂意出讓其資質,從而使圍標行為越來越猖獗。下面就圍標行為做簡單的經濟學分析。 
    投標方相互串通進行圍標的博弈模型。圍標的過程涉及方方面面,有諸多環節,其主要動因是經濟利益的驅動,始作俑者為圍標的組織者,在其經濟利益的引誘或脅迫下,圍標集體就產生了。這里假設參與圍標者均是理性的、追求利益最大化、無道德觀念的經濟人;假設圍標集體有n個成員,n>2,其中一個是圍標活動的組織者,用h表示,其他是圍標活動的參與者,記i(其中:i=1,2,...,n一1);該工程圍標成功后所得到的總利潤為U,圍標組織h得到的收入為Uh,則每個合伙人圍標收入為(U-Uh)/(n--1);p為圍標集體認為圍標行為不被成功查處的概率,1一p為圍標被查處的概率;F為圍標組織者查處受懲罰的損失,fi為圍標參與者查處受懲罰的損失,盛宇明[3]采用力度系數概念來把非經濟的懲罰定量化,其表達式為:懲罰損失=罰款+處分、刑事責任等的量×力度系數;圍標組織者的收益期望值為Rh,第i個投標人的收益期望值為Ri。因此可以建立博弈的標準式如圖1所示。 


  
    圍標的經濟分析。在上述博弈中,如果博弈的人數為n,恰好是人人都不可或缺的,否則不能使圍標行為得逞,則博弈的結果有兩個Nash均衡,即(合作,合作)和(不合作,不合作)。如果參與者的人數n是大于合謀的最小規模人數,即在集.體中缺少幾個人,并不影響腐敗合謀的進行,模型中采取策略(合作,不合作),圍標組織者的收益期望值為尺。反過來,如果合伙人i企圖撇開圍標組織者同集體其他成員進行合謀,而圍標組織者采取不合作的態度,那么,合伙人i的活動就會承擔巨大的風險,在(不合作,合作)策略中,合伙人i的取值可能是0,也可能是一個小于R的值,甚至是負數(即被查處),這里暫且記為Ri。通過相對優勢策略對比,可以得到:當且僅當Rh>O,Ri>0時,占優Nash均衡策略為(合作,合作)。  
    圍標組織者h的經濟分析 
    圍標組織者h的收益期望值為:Rh=pUh+(1-p)(Uh-F)=Uh-F(1-p)    (1) 
    圍標組織者h選擇合作的效用為以一目1-#),當非法的收入大干被查處受罰的收入損失時,組織者才會實施圍標行為;當受懲罰的力度F小于非法收入Uh時,即便被查處的概率(1一p)很大,組織者還是值得去進行非法活動,所以他選擇圍標。  
    參與圍標的投標人i的經濟分析 
    參與圍標的投標人i的收益期望值為:Ri=(U-Uh)÷(n-1)p+[(U-Uh)÷(n-1)-fi](1-p)=(U-Uh)÷(n-1)-fi(1-p) (2) 
    對參與者而言,合作比不合作能獲得更多的效用,因為參與者選擇合作的效用為[(U-Uh)÷(n-1)-fi](1-p),當非法的收入大于被查處受罰的收入損失時,參與者才會選擇合作;當受懲罰的力度fi小于非法收入(U-Uh)÷(n-1)時,即便被查處的概率(1一p)很大,參與者還是選擇參與非法活動;特別是圍標集體往往采用輪流“坐莊”的辦法,這次作“閑家”,下次就可能當“莊家”,所以他選擇合作圍標。  

江苏快3安卓最新版本